教育综合评估民办教育评估
您现在的位置:重庆市教育评估院>>研究室>>基层动态

    重庆江北区与北师大联手打造教师教育创新实验区

    编辑:研究室 审核:陈瑞生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发布时间:2015-05-21 浏览次数:

    重庆江北区与北师大联手打造教师教育创新实验区

    作者:刘博智


    重庆江北区与北师大联手打造教师教育创新实验区——

    “私人定制”催生教师“无限生长” 

      

       

      “整个人都被点燃了。”几轮培训下来,重庆十八中语文教师刘盛浪觉得北师大的培训和以往的培训不太一样。

      工作了十多年,刘盛浪参加的教师培训也有几十次,但没有一次如此解渴,“没有短期突击的集中培训,没有大课讲座,没有远程选课,有的是一对一的‘私人定制’式的教师培训”。

      这个走起“高大上”的“私人定制”路线的教师培训,是重庆市江北区和教育部普通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北师大教师教育研究中心合作开展的APEx(优质教师队伍培育)教师教育创新实验区中的“名师工作坊”项目。在这里,培训的外在有限给予,催生了教师内在无限生长。

      “异地恋”:谱出行政思维和学术思维“交响曲”

      和有些进修学院的院长不同,重庆市江北区教师进修学院院长李大圣不用为四处“找钱”而犯愁。

      “教师培训方面的投入,上不封顶。”重庆市江北区副区长段华和区教委主任马培高的话,给李大圣吃了“定心丸”。

      手里有粮,心里不慌。李大圣说:“一般来说,教师继续教育经费投入占教师工资总额的1.5,这是基本要求,加上人才队伍专项经费,江北区超过了10。”这一举措迎来了无数同行的艳羡。

      领导在给予支持的同时,也提出了高期望:“让江北区的顶尖教育人才快速成长,在全市拥有明显的比较优势。”

      2013年初,重庆市教委规划建设3个教师教育创新实验区,引导高师院校、地方政府、研训机构、中小学共同协作,解决以往教师教育中实践和理论时常顾此失彼的问题。

      当时西南大学和渝中区,重庆第二师范学院与綦江区已经“联姻”,到了组织申报时,李大圣找到市教委、区政府和区教委领导,商量能否让江北区跟北师大结成对子,“我们要解决的是顶尖名师和教育家的培养问题,需要最顶尖高校的介入和支持”。

      尽管“异地恋”充满艰辛,最后江北区毅然选择携手北师大,打造APEx教师发展实验区。双方在为期3年的项目合作中,将开展以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名师与未来教育家的“名师工作坊”项目、促进共同体内全体教师发展和质量提升的“以校为本的教师研修集群”项目和打造后备人才队伍的“卓越教师培养创新实践基地”项目等10个子项目。

      北师大教育学部副部长、教师教育研究中心主任、APEx项目负责人朱旭东说:“师范院校服务区域教师发展的并不在少数,但由于立场和需求不同,一线教师的实践需求与高校理论需求总是‘不在一个频道’,行政思维和学术思维也时常‘各唱各的调’。”

      江北区和北师大的合作一开始也是两种文化的“较量”。马培高说:“重庆有句俗谚‘家鸡打得团团转,野鸡打得满山飞’,意思是对于有着共同价值诉求的江北区和北师大来说,争吵和磨合没有将我们越推越远,反而越吵越亲。”

      如何突破行政思维和学术思维“各唱各调”的瓶颈,教师进修学院发挥了重要作用。重庆市教委师范处处长李源田说:“进修学院就像一个‘变压器’,整合各方需求,协调各种思维,让培训成为协奏曲。更为重要的是,实验区打破了传统教师教育模式中只关注教师个体发展的单一维度,将教师发展与区域教育改革整合起来。”

      名师工作坊:拨旺种子教师心中的那团火

      步入执教生涯的第16个年头,江北区教师进修学院曾维义遇到了职业生涯的一道坎——从信息技术教研员向教研员转变。这个让人羡慕的“提拔”,一开始却让曾维义感到“痛苦又绝望”。

      “以前只要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行了,现在要带着大家一起冲锋。”曾维义刚到进修学院时,工作开展起来很困难,“信息技术课没有考试,没有考试就没有推动力。开展教研活动非常困难,校长不重视,一线老师也不响应”。

      曾维义从重庆南岸区的学校过来,没有本土资源,靠行政力量又拽不动教师的积极性,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

      2014年6月,“名师工作坊”项目正式启动,曾维义入选首批“种子学员”。和曾维义一样,18位“种子学员”大多都在经历痛苦的转型期。

      徐悲鸿中学物理教师任慧钦一直想扭转“书本物理课”的现状,看到国外的物理课上得风生水起,她也试着将物理学史和物理情景资源,无缝地嵌进物理课的课堂教学中。“但很多情况下,有些好的设计就如同小火花一样,闪了一下,就灭了。”她对自己的探索并没有十足把握。

      从好老师到名师,他们需要破壳的那一“啄”。“我们要做的就是将这些火苗燃成燎原之火。”名师工作坊项目主要参与者、北师大教师曹夕多说,名师工作坊学员选拔的标准中,最重要的一条是要有强烈的发展意愿。

      和以往教师培训的名家讲座、远程培训不同的是,名师工作坊走的是“私人定制”路线,“他们都是优秀的老师,但他们需要从经验型教师向研究型教师华丽转身”。因此,从一开始的教师叙述、适合个人发展成长方案的拟定,到北师大教授深入诊断学员课堂、帮助学员凝练风格,再到行动研究、成果物化,每一个项目的设置都精准地对接教师需求。

      “推着老师走很困难,为什么不试着在前面领着老师走呢?先辟出一条路,大家自然会跟着你走。”经过一轮一轮的深入“诊断”,导师桑国元副教授给曾维义以启发。

      曾维义说:“桑教授点醒了我,下一步我准备整合科学力量,在江北区搭建学习平台,将原本割裂的信息技术课堂和活动课程融合起来,以微课和电子教材的形式呈现。”

      “以前的专家培训像悬在头顶的探照灯,耀目又刺眼,北师大的老师却像地灯,柔和又照明了前路。”字水中学政治教师刘旺告诉记者,工作坊的学员和导师之间的关系并非“指导与被指导”的关系,而是合作协商的关系。

      刘旺的导师、北师大副教授张华军说:“之所以叫工作坊,就是因为这里不是课堂,而是老师们的自留地,是思维火花碰撞生发的地方。”

      集群研修:“难兄难弟团结起来打群架”

      曾几何时,说起教师培训,就像揭开校长张天海的一块伤疤。

      张天海所在的重庆江北区诚善中学,是一所打工子弟学校,典型的“薄弱校”。

      他说:“以前只要一搞培训,我们学校的老师总是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交流发言的也都是‘骨干’,久而久之,老师的自信心受到打击,有了畏难情绪。”

      诚善中学一名教师倾吐了心声:“大大小小的培训没少参加,收获却不多,台上的专家高在云端,我们却在草间穿行,有多少东西可以落在我的课堂上?我学到的都是零星的知识,而不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培训如何不再是片段式的‘浮光掠影’呢?” 

      最让张天海头疼的还是校本教研,“一个学科只有一两个老师,叫我们怎么开展教研活动”。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诚善中学联合猫儿石实验学校、寸滩实验学校等在内的7所学校组成“联盟”,开展包括集体备课、教材试题研究、课后研讨在内的集体研修。这样的集体研修让教师们重燃教研热情。猫儿石实验学校校长张坤戏称这为“难兄难弟团结起来打群架”。

      北师大团队入驻江北区之后,对“七校联盟”和有着同样性质的小学“十校联盟”进行摸底调查,发现情况并不乐观。联盟校内缺乏优质教育资源的引领,目前仍是弱弱联合,学科教研组内缺乏教师领导者,没有形成教师学习共同体的文化氛围。校本研修集群项目的主要参与者、北师大教授胡艳说:“我们选择联盟校作为教师创新发展的突破口,不求锦上添花,但求雪中送炭。”

      根据联盟校的特点,北师大为其量身定做了“以校为本的教师研修集群建设”项目。在学科的选择上,胡艳也颇费了些思量,“联盟校中英语和体育学科老师不足,水平较差,区教研员也很难关注到这些老师的发展”。最后,结合联盟校的需求,突破口放在了“生本课堂”的英语学科教研活动和“一球一操推广”的体育学科教研活动上。

      项目刚刚运转一个月,问题又出现了。

      “‘异地恋’如何常态化,天天往重庆跑也不现实,可是一直远程遥控,‘感情’就淡了。”胡艳打了一个形象比喻,道出了地域限制对项目开展的影响。

      为此,北师大建立了一支由北师大专家、重庆本地专家、江北区教研员和联盟校骨干教师组成的“集群建设支援小组”。

      该小组像一个转动咬合的齿轮,将距离遥远的北师大和江北区黏合到了一起,北师大设计了从联盟校教研活动,到小片区教研活动,再到校本教研的一系列培训流程。项目主要参与者、北师大副教授宋萑说:“基层老师提出口味要求,北师大研究菜谱和烹饪方法,本地专家准备食材,区教研员掌勺烹饪,最后端给基层老师的是一道丰盛的精神大餐。”(记者 刘博智)

        《中国教育报》2015年5月19日第1版


重庆市教育评估院 重庆市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
电话:023-67001769/67715619/67716119 传真:023-67006145
网址:http://cee.gov.cn 电子邮箱:cqspgy@126.com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欧式一条街兴隆路20号 邮编:400020
渝ICP备12008056号-2